当前位置:知音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

《邪王霸宠:娇妻太难追》小说鱼鳞舞拓跋珪全文阅读地址

《邪王霸宠:娇妻太难追》小说鱼鳞舞拓跋珪全文阅读地址

作者:青裳

类型:言情小说

大小:562.7万字

时间:2019-02-12 10:07

内容概述:《邪王霸宠娇妻太难追》是由作者“青裳”所著。主要讲述了 当七年前的美少年再次出现并且求婚时,等了七年的鱼鳞舞却坚决地说了不! 于是,功成名就的战威侯拓跋珪开始了追爱之...

《邪王霸宠娇妻太难追》是由作者“青裳”所著。主要讲述了 当七年前的美少年再次出现并且求婚时,等了七年的鱼鳞舞却坚决地说了不! 于是,功成名就的战威侯拓跋珪开始了追爱之路。

免费试读

鲜艳醒目的红色铺满了院子。

到处是喜气洋洋的红色,红的那么耀眼,那么欢喜。

今天是鱼家那个名声臭烂,被人唾弃嫁不出去的老姑娘,鱼三娘子的订婚之喜。在所有人的诧异和惊异中,鱼三娘子鱼鳞舞终于在十七高龄被人定下了。

无数的女人跌脚大骂老天无眼,那般好的男人怎么就舍弃了无数鲜花偏看中了个大白菜呢?

来祝贺的人大多脸上端着笑,心里却在滴血咒骂着。

此时当事人之一的鱼鳞舞正站在院中两眼看天,确切的说,是对着老天翻白眼!

回头看了眼那个坐在室内,笑的跟捡了个金元宝似的坏男人,再听他满嘴甜腻地对着自己一家人亲热地叫着爹娘哥嫂,哄得鱼母连说要给他做好吃的。

“我要吃酱爆螺蛳,香辣虾、面拖蟹”这个无耻的家伙一边喊着“娘对我最好了”,一边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张口点了一大堆吃的。

鱼鳞舞气的咬牙切齿。

谁能告诉她,她当初只是救人一命而已,竟救了个麻烦的牛皮糖外加无耻之徒回来?如今这个无耻之徒还要娶她!

思绪扯到当年她九岁时。

那天正是七月流火的季节,鱼鳞舞跟着二姐带着小弟去村东边的河沟里摸螺丝抓小鱼儿。

小弟年纪太小还不放心让他下水,二姐又满了十二岁,算是个姑娘家了,而且二姐胆子也小。只有鱼鳞舞,虚岁九岁,按实际年龄算,她只能算是七岁,因为她是年尾出生的。

农家的孩子早当家,尤其是鱼鳞舞还是个调皮鬼,自四岁起,爬树掏鸟,下河摸鱼,捉蜜蜂取蜂糖,甚至抓了青蛙在田间地头上烤了吃,几乎没她没干过的。活脱脱就是一个假小子。

既然小弟二姐都有不能下水的理由,鱼鳞舞理所当然地跳下了水,其实是她爱玩水罢了。

“姐,这里小鱼儿真多,等我拿泥巴筑起坝来你帮我赶鱼。”鱼鳞舞边说边埋头苦干着。

“我呢我呢?我干什么?”小弟鱼潜在岸上跳着脚问。

“你啊?你就负责等着大姐把鱼下油锅炸了喂你这个小馋猫吧!”鱼鳞舞直起腰看着小弟哈哈大笑。

“人家才不是小馋猫呢!”五岁的鱼潜嘟嘴不乐意。

“是是,你不是小馋猫,是大馋猫!”二姐鱼鳞珑拿手掩着嘴笑眯了眼。姐妹俩快乐地笑声撒向四面八方。

“好了,小弟你要真想做事情,就帮姐姐拿着柳条篮子,一会等着我把鱼扔进去就好了。”笑了一会,鱼鳞舞分派任务,看着小弟快乐地跑过去拖了篮子过来,她开始认真地筑坝。

歪歪扭扭的泥土坝子看着不怎样,但是挺牢固。鱼鳞珑掰了根柳树条子沿着河沟的岸边不住地抽打着水面,把鱼往妹妹那里赶,嘴里还不断地发着“喔嘘”的声音,跟赶鸭子似的。

一边看着姐姐的鱼潜看的心痒难熬,忍不住四下找石子想往河沟里扔,不经意间忽见河沟的上游,那片河塘里飘着一个蓝色衣衫的人!

“姐,姐,快来啊,这里有个淹死鬼!”

鱼潜并不怕死人,因为他并没真的见过人死,但是大姐和娘亲每当他不听话时都会拿鬼来吓唬他,还做各种吓人的样子,因此小家伙倒是比较怕鬼。

大姐说过,这世上有各种各样的鬼,像吊死鬼,舌头会伸得长长的。黑面鬼,脸黑的像炭。大头鬼,脑袋很大,就跟家里收秋粮用的笆斗一样。还有这个淹死鬼,脸色苍白没有血色,很吓人呢!

鱼潜又怕又好奇,总想看看那些鬼到底是什么可怕样子,可又不敢一个人看。

鱼潜舞跟他说,这些鬼只敢夜里出来,白天是不敢出现的。

“为什么呢?”鱼潜睁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问。

“傻瓜,因为白天我们都在啊!”鱼潜舞哈哈笑着说。

现在是白天,而且姐姐都在身边,鱼潜表示自己胆子很大,他想看看淹死鬼的模样。

“淹死了吧?咱们回去叫人来好了,好可怕的!”鱼鳞珑捂着心口哆嗦。

“我瞧着还是活的。你看他身边还有气泡,那脚还在蹬着呢!”鱼鳞舞眼神好,仔细看了看如此说。

鱼鳞珑向来知道他们鱼家这个老三是个胆大心细的,听她这么一说也相信了几分。

“那我们要不要救他?还是回村里喊人来吧!”

“用不着!”鱼鳞舞摆摆手:“这点水还难不住我,再说了,等咱们把人叫来,这人就真的成了鬼了!”

从这里到村口要翻过一座小山坡,路不近还不好走。等他们短腿小胳膊地喊人来,这人怕是真的变成鬼了!

“那,三妹你可要当心点。这个给你拿着。”鱼鳞珑折了根芦苇杆子给她含在嘴里,又把绑头发的头绳解下来。

“回头你把这个绑在那人头发上往回拉,免得被他拖下水去。”

别看鱼鳞珑年纪不大,对于这水中救人的事宜却是清楚的。她生怕那个人因为挣扎带累了妹妹,结果救人不成反被害。

鱼鳞舞笑笑,接过姐姐手里的东西,“噗通”一声,一个猛子扎下了水,向着那人游去。岸上姐弟俩紧张地看着。

鱼鳞舞自从四岁开始淘气,这水中本事越练越好,这点事其实她还真没放在心里,不过怕姐弟担心她,还是小心地靠近那人,一把拽住那人的发髻顺势翻了个身。

这是个看上去有十四五岁的男孩子,一张被水泡的惨白的脸还能看出来十分俊秀,墨黑的浓眉,闭合的双眼,刀削般的薄唇,让鱼鳞舞险些想吹声口哨。

这么个大家伙自己这小身板恐怕还真是拖不动。鱼鳞舞不假思索地拿了二姐的头绳——其实就是一段彩色的布条,很经拉扯的那种,牢牢地拴住那少年的发髻,回头就拉着往回游。

……

住在村西尾巴上的老鱼家很热闹,村里只要没事干的人都往这里跑,尤其是些大姑娘小媳妇。为啥呢?因为鱼家老三,那个假小子鱼鳞舞救回来一个俊的没天理的帅小伙!

美色啊!

在这偏僻的小地方忽然蹦出来这么个人物,要是不去看看,老天爷都会打雷劈死他们的!何况,不趁着人在的时候多看两眼,人家一走就再也看不到了,那不委屈死了?

“让让,让一下!嗳,说你呢!挤什么挤?不就一个大活人吗?又不是多了个鼻子少了个眼睛的,有什么好看的!”鱼鳞舞手里端着熬好的鱼汤,看着挤得水泄不通的房门气呼呼地喊。

“啐!叫我们不看,莫不是要留着自己看个够吧?”有人嘟哝着。

“谁叫救人的不是你呢!要不然你把这帅小伙留在家里看个够也没人抢。说不定啊,还能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,收了做个女婿呢!”有人起哄着。

一时间围绕着这个话题众人你一嘴她一舌的说个热闹,完全忘了端着鱼汤气的瞪眼的鱼鳞舞!

“再不让开,我就撞了!这鱼汤可是刚出锅的,烫的很。要是烫着谁了我可管不着!”鱼鳞舞哇啦一声大喊,把众人吓了一跳,急忙闪开了一条羊肠小道出来。

“嗳,你这丫头,怎么这么大嗓门,耳朵都给你吵聋了!”隔壁王婶子掏掏耳朵,剜了鱼鳞舞一记白眼。

“哎唷,是王婶啊?不好意思,这人多我没瞧见您,莫怪莫怪哈!借道借道!”鱼鳞舞打着哈哈,一路嬉皮笑脸地往大哥房间里去。

“我说你死了没有?要是没死呢就爬起来把这鱼汤给喝了,早点把身体养好了走人,免得这些人把我家房子给挤破了!”

鱼鳞舞放下鱼汤,看了看窗户纸上都被戳穿的洞,走到床前叉着小蛮腰,没好气地对依旧闭着眼睛的少年说。

这些人真是吵的她头疼,不就是个长的不错的男人吗?不,这家伙现在还不能称之为男人,充其量就是个大男孩,也值得这些人发疯的,真是搞不懂。

床上的大男孩依旧闭着眼,仿佛从没醒过般。但是鱼鳞舞知道,这小子之前可是闭着眼把一大碗姜汤像牛喝水一样给灌下去的,她才不信这家伙没醒呢!

“喂!你到底喝不喝啊?不喝,我就喝了啊!这可是我抓来的小鱼,我可舍不得浪费的。”

鱼鳞舞叽叽咕咕着。

“好丑。”床上人忽然说出一声气死鱼鳞舞的话。

知音小说网 | 都市小说 | 豪门总裁 | 言情小说 | 恐怖灵异 | 仙侠玄幻 | 玄幻灵异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联系邮箱:373797077@qq.com

浙ICP备14000411号-1